广告位招租
首页  »  电视  »  海外剧 » 惩罚者 第1季
惩罚者 第1季
  • 类 型 :海外剧
  • 地 区 :美国
  • 年 份 :2017
  • 别 名 :漫威制裁者/制裁者/Marvels The Punisher

广告区:

ad
资源

导航资源

资源匹配成功 - 惩罚者 第1季种子下载 - 部分原创压片资源,广告少.
资源匹配成功 - 惩罚者 第1季高清国语 - 更新较慢,资源较全面.
资源匹配成功 - 惩罚者 第1季迅雷种子 - 资源全面,广告少.普通推荐.

惩罚者 第1季剧情介绍

  
  《惩罚者》(Marvels The Punisher,或简称:The Punisher)是漫威电视联合ABC电视台为NetFlix打造的真人超级英雄剧集,改编自漫威同名漫画,是漫威电影宇宙的一部分,也是《超胆侠》的衍生剧,由安迪·戈达德等人执导,乔·博恩瑟、本·巴恩斯、爱波·莫斯-巴克拉赫、艾波·罗丝·雷瓦等主演。

  讲述卡斯特成为“惩罚者”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术狙击手,后因家人被残忍杀害而开始以暴制暴、对抗黑暗势力。

惩罚者 第1季相关资料

 

编剧: 英文名: 豆瓣评分: 8.6 IMDB评分: 0 屏  幕: 
制作成本: 
台词金句: 
精彩对白: 
制作人员: 
精彩影评:

标题:冷水


  
  罚叔个人剧集获得了一片称颂声。 而这篇是少数泼冷水的。 因Jon的演绎爱上了Frank Castle,对剧集期待程度自然是高的。大概因此反而更严苛而不是带入爱的滤镜。 这个剧的主要线索有以下几条: Frank卷入坎大哈军方偷运毒品事件,并在不知情中成为灭口的处刑人。他退伍后,阴错阳差被误认为告密者,导致全家死光。Frank要查出幕后黑手并执行复仇; 国安局探员Madani去阿富汗调查毒品事件并寻求当地警察帮助。警察被灭口,她也被调回美国。在上级阻力下,她打算私下继续调查,给被灭口的朋友一个交代; 国安局情报分析员Micro收到了阿富汗警察被处决的录像,为了正义感向Madani寄出了证据,却遭到国安局头子追杀。他假死后继续暗中活动,找到了坎大哈事件的当事者Frank,并打算与他合作,以求自保; 年轻退伍兵Lewis在PTSD症状中越陷越深,逐渐行为失控,威胁到了包括Karen和主张限制枪支的议员在内无辜公众的安全; 以上,很明显,前三条线索围绕着同一件事,而第四条线索则和前三条毫无关系。 结合当下美国枪支犯罪现实,编剧加入第四条线索,显然是为了塑造一个对比人物,来为punisher这个最擅长运用枪支带来死亡的暴力义警,做一定程度的辩护。 同时借此切入符合punisher“退伍老兵”身份的人文主题,试图丰富角色性格的不同侧面,表达关怀,体现思考。 理想很丰腴。只是成果骨感。 这段强行插入的“退伍老兵心灵创伤”,生硬得好像一场“政治任务”。 这条“人文关怀”线完全可以和主线剧情结合得更为紧密。毕竟在坎大哈被利用运送毒品的,本就是想着为国尽忠的美国大兵。假如Lewis一系列的心理问题是因此事而引发,显然比现在更有说服力,而Frank不得不消灭对方,也更具讽刺性。作为立场完全相同的同一事件的受害者,Frank却采取了表面相似,实际天壤之别的做法——岂不更有对比意义? 而现在,编剧显然是在主线故事都已经写完的情况下,为了政治正确以及罚叔的洗白需求,不得不额外再添一条线。编剧不愿意将写好的主线再伤筋动骨地进行改动,就简单粗暴地做了个1+1。 这就像一块三明治,假如你好好调整夹心配比,能够丰富它的内容和口感;假如你只是在面包外面再强行多压一块面包,只会让人觉得多余和腹胀。 如今,这条无关的故事线完全游离在主线之外,不但分散了观众对于主线故事的注意力,拖沓了节奏,削弱了紧张感。本身也成为了全剧最苍白孤立的部分。 你会发现去掉这条线,对整个剧的基本走向,特别是对人物的内心,毫无影响。 除此以外,编剧还把以上所有故事线,全都在第一集就开始交代和铺垫。 就像广播操一样,先喊1234,到了第二集,再喊2234,直到重复八遍。哦不,12遍。 所有的线索都是并联的,彼此之间平行无交叉,不发生化学反应,直到最后收集在一起。 而不是一条带出一条,顺藤摸瓜,高潮迭起。 当然,先把所有线索平铺,再一点一点收束起来的手法也不是没有。 但前提是所有线索都具备内在关联,在探索的过程中发现横向联系,一环扣一环,才能在最终收束的时候,一把拎起全局,给人先抑后扬的畅快淋漓。那将会成为一个华丽升级的彩蛋! 本剧并没有这样的彩蛋。 首先其中一条线索就和其它完全无关。 其次并行的前三条之间也并没有建立良好的横向联系。 所以这种线索并列全铺的手法,也就只剩乏味,毫无意义。 以上是剧情编排方面的问题。人物形象方面问题更大。 罚叔之所以会产生个人剧集。是因为dd2中关于他的精彩描写。 dd2的罚叔究竟为什么令人眼前一亮? 干净利落的以暴制暴当然是原因之一,但绝不是唯一原因。 罚叔在dd2里有两句台词最为动人。 一次是面对dd的妥协和动摇,近乎无奈地表示 “越过我这条线,你就回不去了。” 在dd2里,Mathew和Kingpin对坐在谈话桌的两边。 而Frank和Kingpin,却同在铁窗的那一头。 都是正反派的对峙,dd仍然代表社会公俗国家法律,罚叔却和Kingpin一起站在世界的对面。他们有着【同类气息】。 这些无处不在的暗示令人从不曾忘记,PUNISHER,是个反英雄; 一是每次下杀手前,口中默念的女儿绘本儿歌。 “one batch,two batch,penny&dime” Frank的孤独,深入骨髓。 无论是他和dd激烈的观念冲突,在法庭上面对支持和反对者的无动于衷,一意孤行的血腥复仇,还是老兵的那句“Welcome home,son”,以及他忍不住回答的“Semper Fi”——到处都弥漫着他的孤独。 失去至亲的绝望,对自身立场的清晰选择,明确了Frank与社会为敌的法则。 同时,他又不是恶人和反派。 dd不想让他死,但也不想把他放出来;Kingpin想把他放出去,却也想让他死。
  Frank Castle被所有人孤立。同时,他也疏远所有人。 漫画原作也无数次强调了这一特质。 正面英雄不接纳,反派人物与他你死我活。 这是成为punisher的必然结果。 这一强烈的人物特质,在dd2里并没有直白地告诉观众,却令人潜移默化地读懂了。 甚至由此无意中造就了Frank和Karen的奇妙化学反应。 Karen和Mathew的第一次分裂,正是源自对punisher的观点分歧。 从此两人的关系一路跌破支撑位,再不回升。 反过来Karen对Frank的深切理解,成为Frank联结人类社会的唯一纽带。这段纽带似有若无,脆弱又强韧,无望而美丽。 但在punisher独立剧集里,人物这一重要特质被全面削弱,甚至可以说荡然无存。 他们先是拍他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80、80地锤墙,一个人吃午饭,一个人住在只能转个身的单人间,然后留了满脸胡子。 他们让Karen含着泪说“你那么孤独。” 多么直白,直接。 然后你还来不及说服自己接受这种直(幼)白(稚)的描写,Frank Castle就开始交朋友了! 他有插科打诨说黄色笑话的黑客基友时不时追忆彼此似水年华、有不离不弃的补血奶妈、有志同道合的美女公务员、有同生共死的旧日同袍、好基友的老婆是他的红颜知己、而可爱的世侄女谜之依赖他,假如不幸david全家真的死剩这姑娘,接下来大概就是一出“这个罚叔不太冷”?对了,他还有政府全面包庇的特赦令! 甚至被最好的兄弟背叛的那一刻,他居然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并且有人在那里等着他去诉苦! 以至于我忍不住会想,被Billy背叛了又怎样,看看你身边,你现在有David嘛!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Frank Castle,他孤独个鬼! Frank的朋友变得那么多,甚至让只能提供一些消息渠道的Karen显得无关紧要,没看过dd2的小伙伴一定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金发美女竟然能和Frank死去的家人比肩。 除主角之外的人物同样一言难尽。 在dd1和2里,任何一个登场人物都是有血肉有呼吸的生命。每个人都具备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个性和思想。随着事情的发展与升级,每一个人物都得到了相应的成长。 Foggy和Mathew从单纯志同道合的好友,渐渐发生三观分歧。过程中由无奈妥协,试图包容和支持,到摩擦升级。随着Foggy能力越来越强,冲突也越来越激烈。最终友情的小船暂时翻转。可以看到Foggy从辅助到独立,走上自我道路的过程; Karen则更为明显,开端是个无助的受害者。试图振作,加入事务所。和Mathew、Foggy两人逐渐感情加深。被卷入Kingpin阴谋后绝地暴起反击,曝露了个性激烈的一面。在Frank案件中,当两个老板全部放弃,Karen和Mathew也发生了感情危机的情况下,依旧选择坚韧不拔追求真相,个性越来越沉着聪明和坚定。最终选择了全新的职业道路。 护士侠Claire因为dd而清晰了感情选择,又因为医院暴力事件,改变了事业选择。 包括大反派Kingpin,都在失败——>沉沦——>反击——>重掌大权的过程中实现了boss的升级。 这样的精心布局,每个人物皆自成宇宙,又融合在故事的大宇宙中,才能令整个故事如同现实世界一样鲜活可触摸。 反过来看罚叔个人剧集,每一个配角登场时候什么样,结局时候就是什么样。David仍然是那个正义聪慧的爱妻家。Madani仍然是那个有热情有后台但除了怼上级外没其它能力的内定接班人。Kurtis仍然是感动美国好战友。小Billy出场就是个好看而恶毒的花瓶,结局是个好看而恶毒但被打碎了的花瓶。 所有人都像活在没有时间纬度的真空里。 哦,除了那个为了报复社会注定要发病的Lewis。 至于主角的成长变化——假如反复做噩梦就是编剧能想出来的唯一一种表达内心的方法的话,那还真是幼儿园级别的佳作。 梦里甚至还有床戏——不知道一边被刑讯一边做梦和老婆上床有什么意义,说明Frank有sm倾向? 最后,结局还强行喂了鸡汤。 punisher,Frank Castle,他在给我喂鸡汤! 这比他用榔头敲碎别人脑袋可怕多了! 和世界握手言和的 THE punisher。 ——那还真是普天同庆。 看本剧反响,评价大多类似“社会我罚叔,人狠话不多”“不bb就是干”“爽”等等。 然而b级片的爆头和血浆早已没法对我造成太大的刺激。比起本剧里拉出箭头的伤口特写和魔山式的“爆睛”表演,当初dd2里的罚叔近距离照着脸轰散弹枪更令人鸡皮疙瘩直立——刺激并不在于对方瞬间坍塌的五官,而在于罚叔下手时杀人如杀鸡的情绪传递。 那是PUNISHER的精神世界。 毫不犹豫,毫无怜悯。 非人。punisher不审判,只执行。但在本剧里,给人毁个容还要啰嗦上半天。总之,本剧结构和布局,加上节奏,统统不及格。剧情刚达及格线。 本剧最佳:BGM,次佳:Jon和Deborah的演技。 剩下的,也就是个60分的美式枪战片罢了。
   
  • 同样的情况dd2是怎么描述的?整个庭审期间可以鲜明地看到,人们或许激烈反对他,或许盲目崇拜他,并没有人真正接纳他。剧中越是好人,越是不赞同他的做法,他在好人眼里基本就是个疯子和恐*分*。而在坏人眼里要么是恐怖的索命阎罗,要么是可以利用的对象。凯伦虽然理解他,支持他,但也并不完全赞同他。他过于暴力的做法,本身就一定会引发这样的争议。punisher,本来就是漫威最具争议性的人物。dd2很好地从侧面把这些争议体现出来了。而个人剧集里,简直就像全世界都站在他这边。
  • 终于看了篇跟我想法差不多的影评
  •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就该独行侠,micro本来就是他的固定搭档,他本来就需要后援,怎么可能没联系。关键在于联系的方式。剧集里太“正常”了,你明白吗?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罚叔就像一个不愿意再和别人谈恋爱的绝症患者。所以他最后不愿意进家门是对的,但是之前的所有交流方式都太轻松太“日常”也太“深入”了。包括其他人,对punisher的接受度也太高太容易了。punisher是一个拒绝社会也被社会拒绝的人。这是punisher的底色。就像美队的底色是无畏奉献和人民至上一样。这不是故意要他惨,而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必然导致的后果。假如没有这样“惨”的后果,他就不是一个以个人意志选择以暴制暴的人类,而是一具单纯的杀人机器,类似终结者,意义何在?又,假如punisher这么容易放下屠刀,他的痛苦何在?假如放下屠刀这么容易被社会接纳,他付出的代价未免太轻,选择成为punisher如果只有这点代价,这个人物的魅力又何在?
  • frank和利伯曼妻子的互动,frank和凯伦的几次见面,基本是我本剧最喜欢的几段情节之一,最后没进利伯曼的家,已经感到很痛心如果编剧真狠心把这些已经不强的联系也切掉,那么相信我,惩罚者绝不会成为一部大众剧在漫威粉丝眼里,可能惩罚者人设已经是这样了,已经固定了,所以在看惩罚者然而在我看来,我在看一部完全独立的,没有超能力,没有插科打诨绝对死不了的超级英雄和超级反派的独立剧集让主角毫无铺垫的惨成你说的那个样子?那我估计前三集就走人了不是越惨才越有深度,越能塑造人物形象的,不然最有深度的估计得在绿文sm文里选?
  • 作者:(豆瓣网友)six
     
    剧照截图: 
    制作公司: 
    发行公司: 
    幕后揭秘:1.为了拍摄本片,制片方定购了5辆庞蒂克GTO。
    2.为了让故事背景适合当今时代,弗兰克·卡斯特军事履历中的越战被改为海湾战争。
    3.拍摄一段搏斗场景时,托马斯·简刺伤了凯文·纳什(Kevin Nash)。
    4.影片中有一段次要情节后来被删剪,弗兰克·卡斯特发现是他的朋友、FBI同事吉米·维克斯向霍华德·桑特泄露了他的信息,卡斯特后来找到维克斯并杀了他,还伪装出自杀现场的假相。
    5.片中没有使用电脑特效,托马斯·简亲自完成了90%的特技镜头。
    6.丽贝卡·罗梅恩透露在拍摄为托马斯·简缝伤口的一段戏时,她曾因进针过深而穿透了假伤口,托马斯·简的皮肤也被缝了几针。
    7.影片拍摄只用了52天。
    8.在拍摄美国银行大楼前面的爆炸场景时,因为剧组没发布公告,于是有数百位民众挂911报警。 
    幕后制作:   【从漫画到电影】

      对于同样由惊奇漫画公司的经典漫画书改编而成的电影,这部由强纳森·汉斯林(Jonathan Hensleigh)自编自导的《制裁者》与同类影片明显有所区别,故事的主人公弗兰克·卡斯特没有超能力,凭借着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和战场技术,他的威力相当于一支军队。作为凭《勇闯夺命岛》、《虎胆龙威3》、《绝世天劫》等经典影片剧本而闻名的强纳森·汉斯林朝导演领域迈出的第一步,影片紧密的叙事结构借鉴于6、70年代的动作片。

      1974年2月,“制裁者”弗兰克·卡斯特第一次出现在惊奇漫画出版的《神奇蜘蛛侠》(The Amazing Spider-Man)中,很快,卡斯特开始进入流行文化,成为“反英雄”人物的代表。在“制裁者”问世的5个月后,派拉蒙公司拍摄了同样题材的电影《猛龙怪客》,由动作明星查尔斯·布朗森(Charles Bronson)扮演的影片主人公因妻女的不幸化身神秘英雄,制裁那些罪有应得的恶人。惊奇影片公司的CEO兼制片人阿维·阿拉德(Avi Arad)说:“和电影一样,漫画也同样反映着时代特征,‘制裁者’正是70年代美国人对犯罪和社会问题焦虑的产物。”

      从一开始,“制裁者”就是惊奇漫画人物中的另类超级英雄,他没有超自然能力,却是格斗搏击、武器军械和战场战略的行家里手,他有血有肉,和读者一样都是真真正正的人。“制裁者”系列漫画接连推出,一再热卖,到1990年,每个月都会出版三部。近年来,“制裁者”在加思·恩尼(Garth Ennis)和插画师史蒂夫·狄龙(Steve Dillon)的笔下重新复苏,2000年,“制裁者”系列漫画《Welcome Back Frank》再次成为惊奇公司的最畅销单本漫画。

      随着近年来《X战警》、《蜘蛛侠》、《超胆侠》和《绿巨人》的票房成功,虽然“制裁者”不是惊奇漫画的典型超级英雄,但惊奇公司仍然认为应该将其搬上大银幕。制片方找到了强纳森·汉斯林,执行制片凯文·菲戈说:“我们全是强纳森的粉丝,我们希望他能执导我们的电影,可是很多拍摄计划都被他回绝了,他很直率,就像弗兰克·卡斯特一样。”

      汉斯林用了两小时一口气看完了《Welcome Back Frank》,用他的话来说,那种感觉在职业生涯中是很罕见的,你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他随即拿起电话,告诉惊奇公司自己决定接拍。汉斯林说:“我喜欢复仇故事,复仇故事在美国电影中长盛不衰,而‘制裁者’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给这种类型片带来了新鲜元素,一些附属人物也很可爱。”

      在剧本的改编中,汉斯林进一步展开了原著的复仇主题,创造了新人物和新情节。在原著中,弗兰克·卡斯特的家人死于中央公园的一场暴乱,汉斯林构思了更阴暗的情节,卡斯特全家成为了复仇标靶,而复仇的恩怨则源于卡斯特在FBI的工作。卡斯特的怒火还混杂着内疚感,以及得知政府机构无法保护他和家人安全的痛苦。卡斯特愿意服从命令,而且还保持着在部队中被灌输的价值观,暴力有时是正当的。当他意识到作恶者无法得到正义的惩罚时,他决定由自己来维护正义。同时,剧本中还包含着两个并存的复仇故事,即卡斯特和他的对手都在复仇,只是前者的复仇是正直的,而后者的却是邪恶的。

      故事中的大反派桑特用违法手段获取了财富和地位,在从毒品和卖淫中谋利的同时,还在插手合法商业,包括汽车销售和经营绅士俱乐部。从某些方面看,桑特是卡斯特的翻版,只是折射在破碎的镜子中,他辛勤工作,以出色的才智称雄业界,是一个专注于家庭的男人。当儿子博比在军火走私中丧生,桑特将不顾一切去进行报复。为了让桑特这个角色丰满生动,汉斯林研究了大量罪犯及其犯罪心理。桑特认为自己的复仇是正直的,但他已经脱离了道德,他相信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却忽视了他的儿子是因违法而死于执法人员之手,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行径成为了儿子的榜样,是他将儿子推上绝路。

      【关于角色和风格】

      在物色演员时,汉斯林看中了托马斯·简,后者在《61*职棒双雄》中的出色表演给汉斯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汉斯林认为简的身上具备每个男人的特质,他外表俊朗,却不是男模式的油头粉面,是一种粗糙的质感,他的表演源于自然流露,而且根本不必费力,即使在很安静的时候,他仍能表达出大量的情感。

      从童年开始,托马斯·简就是不折不扣的漫画迷,《制裁者》当然也是他的挚爱,简对能扮演卡斯特非常激动。汉斯林和简在初次会面时就达成了一致,他说:“我和托马斯都决定将卡斯特塑造成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我们都喜欢年轻时看过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史蒂夫·麦奎因和查尔斯·布朗森扮演的反英雄角色,那些人物都不善言谈。”

      汉斯林请来曾为大卫·芬奇的《战栗空间》掌镜的康拉德·W·霍尔(Conrad W。 Hall)在本片中担纲。在筹备阶段,汉斯林和霍尔在一起观看了很多1960年至1978年之间的动作片、犯罪片和西部片,其中包括《警探哈里》、《亡命大煞星》、《独行侠决斗地狱门》、《雌雄大盗》和《教父》等,汉斯林和霍尔从中借鉴了很多那个时代的经典电影语言。

      汉斯林和霍尔希望影片的影像风格以真实见长,两人尽量避免使用预先设定的调色板,有时霍尔会使用蓝色调来强调影片的情感主题。霍尔说:“强纳森觉得应该使用场景和自然原有的颜色,最后我们决定既然是黑色故事,那么色调也要阴冷,但一定要优美。”

      【魔鬼训练】

      影片的正式开拍时间是2003年8月,同年5月,托马斯·简开始接受长达8周的全方位军事训练,为他制定训练计划的是前海豹突击队成员哈利·哈姆弗瑞斯(Harry Humphries),哈姆弗瑞斯是咨询、训练、保安公司GSGI的创建人,该公司由退役及在役军人、特工和执法人员组成,1996年的《勇闯夺命岛》是GSGI参与拍摄的第一部电影。

      GSGI的技术顾问麦克·迈洛(Mike Mello)说:“片中的卡斯特是特种兵,他的训练项目相当复杂,他要掌握反游击战术和心理战术,必须接受特殊武器训练,我们教给托马斯的一切技术都是现在真正的特种兵正在使用的。”

      在武器训练中,简首先要学会熟练使用执法部门的制式装备科尔特1911型手枪,随后是M-16和M-4自动步枪,最后的项目包括使用枪榴弹发射器。麦克·迈洛主要负责将空手格斗和刀具武器技术传授给简。空手格斗包括跆拳道,来自以色列、日本、菲律宾和巴西的不同战术都要精通。而刀具武器训练针对着很多种类的各式刀具,简必须在极短时间内让技术淳熟,最终,简达到了预期水准,对于普通人来说,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学成。

      另外,简还接受了体能训练,他不仅要更有力量和肌肉感十足,而且还要兼顾灵活性和耐力。教练约翰·麦克拉伦说:“我经常把豹子当作典范,因为它是不会浪费能量的动物,而且动作迅捷,并蕴含着极大的力量。”简的体能训练项目包括心肺适能运动训练和力量训练,心肺训练开始是每周3、4次,每次45分钟,后来发展为每周5、6次,每次一到两小时,而力量训练由重量推举和形体训练组成,每次持续90分钟,有时一天要训练两次。

      为了达到脂肪含量8%的目标,简按严格的无糖食谱进食了4周,随着拍摄日期的临近,简开始主要摄取流食,并在拍摄期间一直保持每天只吃一顿固体食物。

      技术顾问麦克·迈洛感叹说:“我在这行已经工作了8年,和很多人合作过,他们都是工作狂,但能像托马斯·简一样为了一个角色而刻苦得几乎刻薄的人绝无仅有,实在值得称赞。”
     
    穿帮镜头: 
    拍摄日期: 
    上映日期: 

    惩罚者 第1季影视评论
    

    Copyright 2012-2018 By 影视岛 All Right Reserved www.y4dao.com.